闽西山乡:新“山观”折射时代巨变

长汀汀江国家湿地公园(4月17日无人机摄)。新华社记者郭圻摄

新华社记者邹声文、吴剑锋

在八山一水一分田的福建,百姓“争田不争山”是常态。而今,在闽西长汀一个耕地不到4%的贫困山村,却出现了“争山不争田”的稀罕事儿。

山乡新“山观”的背后,折射出千百年来未有的时代巨变。

“山上没资源,守着七分田”

上蕉村藏在武夷山脉南端的崇山峻岭里。2014年,这个闽西客家山村被定为省级扶贫开发重点村。

90年前,这里的大山对革命“立”过功。因地处长汀、瑞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,层层叠叠的大山,为苏区提供了天然屏障;红军主力长征后,游击队靠着大山,书写了20年红旗不倒的英雄传奇,直到当地解放。

山多地少、出行不便、信息闭塞……大山,终成脱贫致富大阻碍。

虽然山上有竹,但千百年来,山里人除了用来烧柴火、打箩筐、编簸箕,不知别的用处。在山里人眼里,全村2万多亩山场没啥用处。大家争的,是少之又少的耕地。为多种一窝庄稼,田埂削得只有巴掌宽了……

“山上没资源,守着七分田;砍柴换油盐,养猪等过年……”民歌所唱,是山里人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荒山能变钱田地无人争

多年前,在外开中巴车的上蕉人吴水长从乘客口中得知,福建有个地方竹山经营得很好。他来到几百公里外实地考察,果然大开眼界。

回到村子,他想说服几位“有头脑”的村民一起承包竹山、发家致富,但他们说他脑子“坏”了。

其他村民也都不相信:荒山变成钱?肯定是鬼话!

没人愿意合伙,他就一个人承包。问竹山承包费多少?山里人都说:没人要,不用钱……

吴水长坚持付了1.5万元承包费,又请专人来管护竹山。

有专人打理,竹山越长越旺。冬春挖笋、夏秋伐竹,细水长流、四季不断,每年收入颇为可观。

1 2 下一页